侠盗猎车手人物传:“CJ”卡尔约翰森——浪子回头金不换

当人们沉浸在迈阿密的阳光沙滩之际,通向美洲大陆另一端的大门也打开了。2004年10月,R星发行了《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这一次,豪瑟兄弟决定打破传统,要玩就要玩大的:不仅地图超出了创造了当时开放世界游戏的纪录,整体游戏的互动性以及可玩性也达到了质的飞跃,单从这一点上来说甚至可以秒杀现在的很多游戏。然而GTA经历了两代游戏都勉强逃脱了公众的声讨,这一次豪瑟兄弟玩的大的,注定会让这部游戏成为不平凡的一部。GTA5Luna月神

除去当时轰动一时的“热咖啡”事件,这部游戏在玩家心目中完全不输前作,甚至很多玩家认为这是GTA历史最佳作没有之一:这次地图有三个城市——洛圣都(洛杉矶),圣费耶罗(旧金山),拉斯云祖华(拉斯维加斯)可以让玩家探索,角色养成(RPG)系统与开放世界的完美融合,驾驶自由视角,第一位黑人主角,以及我们的主角终于可以游泳了!

相比之前的作品,这部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部小的前传资料片,这里有些3代和罪恶都市的人物会出现在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故事的主角CJ在故事开始前在自由城为里昂教父的儿子乔伊当打工仔,然而1992年不论对于圣安地列斯州还是CJ都是不太平的一年:虽然结束了冷战,人们总算可以从宣传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一年正值板块活动剧烈,州内不少地方经历了不小的创伤,城市的帮派斗争也是愈发激烈,CJ所在的格罗夫帮也是受到了打击,对于CJ本人来说,这次回乡也是因为接到了哥哥斯维特的电话,得知母亲出了事,回来参加葬礼。虽说是见到了胖子发小斯莫克,但是来到了现场不免和老哥斯威特一顿吵架,原来之前CJ去自由城就是因为在帮派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弟弟布莱恩,为了逃避一切,从那之后在哥哥的眼里CJ就成为了一个胆小怕事喜欢躲避现实的人:因为在葛洛夫家族,大家信奉的是Family 4 life,家族就是一切,关于这个在墓地也有一个恐怖彩蛋,在晚上墙边会印着这句话,我觉得一个是因为墓地里埋了几个葛洛夫家族的成员,再一个就是暗示真正信奉这种理念的人越来越少,或者说家族的这个概念已经渐行渐远了。但不管怎么说这次CJ至少还是回来了,并且怎么说这个帮派也是和CJ打理的,血缘上他也是弟弟,斯威特还是接纳了CJ并邀请他再次和自己并肩作战。

在洛圣都期间,CJ受到腐败警察汤普尼(这位的配音是神盾局局长)的监视不能出城,这一段时间他也得以和同属帮派的莱德尔,斯莫克以及老哥斯威特搞搞帮派活动,同时结识了姐夫凯撒维尔潘多(也译作塞萨尔),墨西哥维格斯帮的老大。在一次和朋友们去吃饭的时候,路上CJ聊到自己母亲的事情,莱德尔提到了一些细节:刺客开的是一辆绿色的赛宝车(Sabre),而且本来是想刺杀斯威特,不过吃完自己的以及看着斯莫克吃完了他那一堆大家也就不去在想了。逐渐壮大了家族之后,是时候与敌对的巴拉斯帮(洛杉矶真的有一个巴拉斯帮)决一胜负了,然而就在战争之前姐夫告诉CJ让他过来有很重要的事情,CJ很不情愿的来到了火车站的一处车库附近,发现几个巴拉斯帮派成员居然和莱德尔,斯莫克混在一起,而且汤普尼警官居然也在,更令CJ震惊的是他居然看到了莱德尔提到的那辆绿色赛宝车,原来老妈被害的背后居然是警察和自己的朋友一手操作;这里也是对应了真实事件,当时洛杉矶帮派活动严重,警方觉得可以通过帮派之间相互斗争解决问题,同时还避免了警员伤亡,汤普尼作为暴力执法的代表人物,成立了CRASH小组,这边让巴拉斯帮去刺杀斯威特,另一边告诉CJ巴拉斯帮的行动让他去搞破坏。世界观被颠覆的CJ好在还保持了一丝冷静,意识到老哥的帮派战争可能是个陷阱,赶到交战地点的时候斯威特已经身负重伤,凭借仅存的人手击退了部分敌人,随即警察赶来带走了CJ和斯威特,但两人并没有被捕,而是受到汤普尼和他小弟的“关照”,在乡间流放,斯威特被送到医院治疗,CJ则沦为汤普尼的打工仔为他做一些例如销毁证据的脏活,到这里也是玩家第一次体会到真相破裂的感觉。

CJ貌似不愿意承认斯莫克是叛徒的事实,尽管姐夫和姐姐一再劝他认清现实,这期间他也结识了各类奇人异士,其中包括怪老头特鲁斯,三合会圣费耶罗分会老大吴子和姐夫的表亲卡特琳娜,并在此查出了叛徒莱德尔的行踪,这促使他来到了圣费耶罗(旧金山),接管了卡特琳娜的旧车库。在姐姐和姐夫的帮助下,这个废旧车库重新焕发了生机,并为家庭带来了盈利,不过CJ不论在哪也还是躲不过腐败警察的眼睛,在这期间他也混入了当地的贩卖违禁品组织并毛遂自荐为组织效力得以窥探到敌人的一举一动,但没想到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其中的一位大佬正是情报探员迈克尔托雷诺,他向CJ透露了自己的任务并且希望CJ能够帮助他完成一些间谍相关的任务,并以哥哥斯威特的自由作为回报,托雷诺所说的间谍,什么国际形势毒品战争对于CJ一个混帮派的如同天书一般,仿佛像是怪老头特鲁斯曾经说的内容,只不过从托雷诺嘴里说出来更像是真的,但是为了哥哥的自由,CJ还是答应了为托雷诺工作。

在一系列的特工养成任务之后,吴子告诉CJ三合会在拉斯云祖华(拉斯维加斯)开了四龙赌场,希望CJ能成为自己的合伙人。虽说是世界闻名的赌城,但是拉斯云祖华的赌场都被黑手党占领,三合会的赌场自然会受到排挤,要想去除黑手党的不利影响必然要对他们的资产造成重创,这样抢劫赌场的计划便应运而生。然而腐败警察再一次找上门来,这次是让CJ偷走一个证人持有的文件,并要求在废弃的沙漠小镇交给汤普尼等人,交接过程中汤普尼打昏了同组的赫尔南德斯并留下普拉斯基处理后事,没想到赫尔南德斯突然醒来但还是被普拉斯基击毙,现在只剩两人了,正如同西部的午时决斗一般,CJ在这里终结了普拉斯基的生命。

在路上,CJ碰到了企图跳楼自杀的说唱歌手疯狗多克,原来之前在洛圣都的时候CJ的朋友OG Loc要CJ偷走了多克的创作,这件事情使得这位说唱歌手一蹶不振,来到拉斯云祖华彻夜狂赌又把自身家产输了个精光,还好在CJ出马救下并收留了他。后来得知当时他为了来赌博把自己的豪宅卖给了帮派,看着多克这么无奈,CJ决定为他出面夜间“空袭”夺回豪宅并聘用之前认识的保罗(罪城的懂王)和马克尔给他当经纪人。在一次制作中,托雷诺再次登门拜访并让CJ为他做最后一件“小事”——从圣费耶罗美海军基地(这个海军基地是真实存在过的,1994年被拆了)停靠的航空母舰上偷一家战斗机并击沉几艘间谍船,而完成了任务托雷诺也信守诺言,斯威特获得了自由,而托雷诺从此之后再也没来找过CJ。

见到了久违的老哥,CJ自然无法掩盖内心的喜悦,并向斯威特炫耀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投资获得的成功,以及承诺为老哥买一套好的衣服,搬出格罗夫街;然而斯威特的一番话却警醒了CJ:“格罗夫街才是我真正应该待的地方,那是我的家,我本来以为你能有点觉醒,但到头来你就和斯莫克没什么区别。”CJ这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外根本不是打拼而是一再的逃避,家族造就了自己,然而抛弃家族真的是对的吗,就应该让自己成为一个只顾利益而不顾忠诚的小人吗,那他岂不是和斯莫克这种嘴上说说“忠诚”的人没什么两样,Family4 Life又只是形同虚设的一句口号吗,还是随着家族成员的死而埋葬了。这里补充一个剧情前期的细节,在4人组吃完炸鸡外卖,斯莫克会让CJ送他回家,从剧情我们知道他最近搬出了格罗夫街,而且新家离巴拉斯帮的地盘并不是很远,这也算是为斯莫克的叛变埋下伏笔。CJ幡然悔悟,决心与哥哥一起重振帮派,然而这并不容易,格罗夫街早就沦为了巴拉斯帮的地盘,帮派也受违禁品的影响军心涣散;与此同时,汤普尼暴力执法,执法犯法的事情由于之前赫尔南德斯举报也已经立案,但因为缺少关键证人,法院最终撤回了指控,最终引起了洛圣都大暴动(1992年洛杉矶暴动),姐夫也发动了自己的维格斯帮相助CJ,查出了斯莫克的下落。最终在斯莫克的违禁品堡垒中,两人展开了最终对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斯莫克仍然最在乎的还是钱和违禁品,殊不知为了这些他陷入了一条不归路,也让他成为了腐败警察手中的棋子,如同罪恶都市结尾时的汤米,CJ也为自己手刃了自己的朋友而伤感,此时汤普尼突然现身,给CJ来了段思想教育后仓皇出逃,斯威特和CJ紧接着环绕大半个洛圣都与汤普尼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战,终于汤普尼的驾驶的消防车失控,从格罗夫街的立交桥上摔下,临死前,就像斯莫克一样,汤普尼仍然觉得自己是个英雄,然而在此刻的暴乱中,再也不会有人来理睬一个警察的呼喊了,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他也终于结束了罪恶的一生,CJ作为一个已经成长了的男人,也只是跟他说了句“再见了,警官”。

圣安地列斯作为侠盗系列3D时期的第一部大作,除了拥有在2004年看来巨大的地图之外,其世界观也是相当庞大,人物之间的互动更是不言而喻。单纯讨论游戏的历史背景,处于1986年冷战时期的罪恶都市也许是在沙滩阳关的庇护下没有那么多阴云,相比之下此时1992年冷战结束初期的圣安地列斯却是充满了猜测和不确定性,这一方面当然是其世界观更大(并且游戏引擎发达了),另一方面,“真相”也是贯穿这部游戏的一个主题,CJ也是在这种不确定的环境中寻求真相并一步步成长,从那个刚开始仅仅空喊口号的帮派小弟终于成长变成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一点多多少少也是受姐夫凯撒的影响。称CJ为“浪子”,并不是因为他做了多少不好的事情,而是他早些年背井离乡去自由城符合“流浪”这一性质,而且正如我之前所说,他去自由城并不是真正为了发展事业,而是为了逃避,回到了家乡虽然表面上帮助了帮派很多,但他并没有理解Family4 Life这句口号真正的意义,斯威特并不羡慕CJ拥有的这些财富,他只是很失望过了这么长时间,CJ从来都没有成为过他期望的那个CJ,都说“苟富贵勿相忘”,但是真正的家族,真正的Family只需要一片忠心就够了,这里的Family也是类似于“真相”这个主题一样(游戏中所说的真相我到之后会说)分为了两种,一种自然就是帮派所说的家族,另一种就是CJ斯威特和坎德尔,以及坎德尔和凯撒之间的这种基于亲情的家族。玩过《刺客信条:黑旗》的同学们应该也会发现这一部分剧情类似于爱德华的发展,只不过他去当海盗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子过上好日子,而自己的妻子同样也是不希望爱德华沉浸在纸醉金迷的梦想里而是脚踏实地过一个普通人的日子,而且爱德华的故事也更为悲惨,在失去了一个个海盗朋友之后才真正明白一切。由于剧情较长,具有“成长”这一主题,CJ这个人物在塑造上要胜过前两代,形象也显得更加饱满,R星在之后的游戏中也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并使得整个故事显得更加贴近现实。

如果说3代自由城是阴云密布,罪恶都市是阳光明媚,那么圣安地列斯这一代应该是很好的做到了两者的结合,又不失一点阴谋论的融入,尽管当年游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对里面的彩蛋以及烧脑元素一无所知,但圣安地列斯直到现在也毫不过时的游戏性以及玩法,必然是很多人的童年和青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