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缩略图
GTA5游戏日常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

洛圣都,美国西海岸的大都市,不同于安闲城的光鲜亮丽,LS的“光鲜亮丽”更是天然的,没有安闲城的阴霾,取而代之的是西海岸的日光浴,西部风情,以及怀旧的80年代好麦坞电影。这儿的人也是五花八门,有生活在罗克福德山的富人,有住在威斯普奇的作业族,当然洛圣都也从来不短少犯罪,西海岸的黑人说唱便是街区和帮派的典型代表,曾经在这儿长大的人多多少少都要受到些影响,可是取决于你是不是想要Family4 Life,我喜爱街区,这儿有我的朋友,可是我也想走出这片小地方,去看看更广阔的全国,我的名字叫富兰克林·克林顿,这是我的故事。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

我这一辈子都活在南洛圣都的贫民区,当然咱们这里叫做街区,这里也是张伯伦家族帮派的根据地,很多人以成为帮派成员而自豪,就比如说我的发小/智障朋友拉玛·戴维斯,这家伙长得挺高,可是一看起来便是那种智商不太高的姿态;其实之前我俩在念书的时候,他就常常喜爱干些小偷小摸的作业,可是都不怎么成功,最早一次便是十分困难抢了2000美元,成果里边的染料包还炸开了。他还常常怂恿我参与帮派火并,我虽说想挣钱,但总得找个安全的路子不是吗,就算死也得死的有点含义对吧。当然我也知道,我的小姨要是知道我死了肯定高兴地不得了,她恨不得快点把我去世的老妈留下的房子占为己有,我身边还有两个吸毒成瘾的朋友:童雅,JB,在拖车厂作业。在了解了我的小打小闹生活之后,女友塔尼莎也提出要和我分手,而且传闻她最近在和一个律师还是医师往来,哎,公然还是有钱才是全部。

想挣钱也简单,我和拉玛找到了街区附近的4S店,老板是个亚美尼亚人,名叫西门·叶特里恩,我从前认为这是一份体面的作业,穿上西装当销售员或者是维修工,但是咱们作业其实是强制收回车辆,客人们用西门的高利贷买车,还不回来就由我和拉玛收回,听西门说之前也有人给他这么干过。虽然我本身因为之前经常当跑路司机,车技肯定过关,但是这便是我要的日子吗,别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并且这跟我之前小偷小摸的日子有什么区别;不过,拉玛好像还挺享受这种的,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傻仍是便是喜欢小偷小摸,因为西门给咱们的一单是从维格斯帮成员手上收回一辆机车,这过程中拉玛和他们大打出手,我也算是捡了条命,但是人都杀了咱们怎么收钱,更何况拉玛这个笨蛋把机车自己开了回去,让西门认为咱们耍了他,说到这个,拉玛还很不满为什么我拿了“本月最佳员工”这个称号,这个对我来说屁都不是的东西在他眼里便是个大宝贝,不多说了,先去收回吉米·迪圣塔的SUV好了。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1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周折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赶忙回车店。突然,我感觉到背面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东张西望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声响,看来他便是Daddy了,我尝试解说这是因为他儿子没按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收回,但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炒鱿鱼了。

我和拉玛都丢了作业,不过他倒是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可能是觉得又可以做回他小偷小摸,“便利店豪劫”,“油罐车豪劫”的作业了,之前的张伯伦帮派成员“史崔奇”哈罗德·约瑟夫刑满释放,拉玛又和他走得很近,不过传闻他之前在里面结识了许多敌对巴拉斯帮的成员,我对他的忠诚度真的有所怀疑,尤其是在废品收回厂遭受了巴拉斯枪战之后。拉玛之前还提到过我们的发小JB和童雅在处理违章泊车这方面作业,大约也可以去那边看看,不过,那个白人大叔,麦克,看起来倒像是一幅很有经验的样子,看他在罗克福德山住的房子,我想他一定需求有人帮他一些忙吧,他不是也这么容许过我的吗。GTA5辅助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2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曲折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急忙回车店。忽然,我感觉到背面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左顾右盼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声响,看来他便是Daddy了,我尝试说明这是由于他儿子没按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回收,可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炒鱿鱼了。

我再次来到了麦克家,那天正好阳光明媚,不过他的家人貌似在吵架,他自己一个人靠在泳池周围的躺椅上,带着墨镜听着音乐,一幅惬意的样子,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过上这种日子。麦克好像对我的来访感到惊奇,我告知他,我是来向他“取经”的,希望他能给我找点活干,不过他也婉拒了我,由于照他的“规划”,他现在现已洗手不干了,对我,他说出了一句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

“如果当个罪犯,你就得损伤一切那些你爱过的人,不过如果你走运的话你或许可以当个三流罪犯。那些都是扯淡,我的主张便是去念大学吧,这样你可以克扣他人还有工资可以拿,这便是资本主义。”

说罢,麦克接到了儿子吉米的电话,这小子为了归还之前买SUV的钱竟然把麦克的游艇卖了,更糟糕的是对方并非要买而是直接抢,麦克和我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追车,十分困难救下了熊孩子,船却被抢走了,车也报了废。与麦克的第一次深度接触我才发现原来有钱和家庭是这么的苦楚,而且就吉米的情绪来看,他好像对麦克也很一般;不过这还不算,第二次拜访麦克的时候,他的老婆又出了点问题——请来的网球教练竟然在家里搞事情,有钱人的国际竟然是这么混乱的嘛,不过就算是狗也知道不该在他人窝里搞事对吧,我和麦克再一次开车追逐,一路追到好麦坞山的一处别墅,不过网球教练能住在这种当地还满稀奇的,老麦为了给他一点教训,用缆绳直接拖垮了别墅的阳台,看来他果然是个钟情于好麦坞电影的人。不过我们走了之后才发现那别墅其实不是网球教练的,而是当地墨西哥卡特尔帮老大马丁·马德拉索的,这个人来头不小,黑白两道上的人都得敬上三分,之前就听说他派了一群哑巴杀手刺杀陪审团成员的事情,这次竟直接追来了麦克家门口,不过这次老麦竟然认怂了,不像上次与西门的那样,看来他或许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不过谁不是呢,说不定马丁也是这种人。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3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曲折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匆促回车店。遽然,我感觉到反面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左顾右盼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动静,看来他就是Daddy了,我尝试阐明这是由于他儿子没准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回收,但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卷铺盖了。

现在麦克欠下了债,他说他会想方法偿还,公然过了一段时间他找到了我,说有个差事能够让我赚点钱,而且也许能学到什么东西。来到他说的地方,咱们这次的目标是一家珠宝店,我的任务是负责带着赃物骑着摩托车跑路,驾驭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举动非常顺利,除了需求赔给马丁的钱以外,我,麦克,还有请来的帮手都拿到了很多钱,说真的这种感觉真的不错,跟麦克干这么一票,比我曾经偷多少车都来钱快。过了几天,麦克忽然打电话找到我,听他口气好像有点急事。跟他见面后,他说让我赶紧离开洛圣都,由于FIB的人找到了他要求他做工作,他还说到了之前与FIB捕快的买卖,还有一个叫崔佛的人,这个名字之前听一个FIB捕快说到过,不过我也没太介意,但是这个人要是想来找麦克的费事,干嘛不把他成果了就好?听麦克的描述,这个崔佛估计和拉玛相同有点傻。

还真不能多说,公然第二天麦克又打电话找到我,这次我还真的要为FIB就事了,一同的还有之前说到的崔佛,从他俩的对话中我能看出来他们的确是老相识,关系也不错,崔佛的长相也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我理解为什么麦克想和他保持距离。老崔看来也是很有经验,在道上混了很久,他还加入了拉玛组织的在格罗夫街的买卖,要不是他咱们或许都不知道卖家的陷阱——说好的1kg的货另一半居然是水货,不,比起这来说老崔更是在战斗上帮了咱们不少忙,那天咱们三人被巴拉斯帮围住,老崔仿佛像是有某种特殊能力相同,打起枪战来冲在前面丝毫不虚,给人一种穿了好几层防弹衣的感觉。不过老崔也有失手的时分,比如他策划了一场掠夺梅利韦瑟佣兵公司的超级武器的举动,成果发现那是受政府维护的,在劝说下,他只好放弃这件宝物,当然我也很生气,毕竟忙了这么多一分钱捞不到。不过比照下来,崔佛和拉玛这两个人,崔佛应该是疯狂,而拉玛则是真的傻。

从此我,老崔和老麦组成了一个三人组,专门搞事的那种,咱们的团队被一个叫做德凡·维斯顿的有钱人看上了,他期望咱们为他偷几辆车,据说是能够卖给远在太平洋另一侧的一些国家,对于我来说这好像是转了一大圈又回到起点相同:再次开始偷车的生活,只不过是给资本家干活,不过老麦劝我对此达观一些,他就像当时我对他的那种感觉相同,看到了对方的资产资本觉得能够从中学到些什么东西,不过我也不清楚他和德凡之间有什么买卖,老崔则更是搞笑,他甚至还看上了德凡的秘书?仍是律师?不清楚,那个女的似乎对这种称呼还满敏感的。德凡呢,似乎他觉得模仿咱们黑人的口气说话是件很有意思的工作,随便了,只要能拿到钱就一切好说。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4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弯曲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匆促回车店。遽然,我感觉到不和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瞻前顾后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动态,看来他便是Daddy了,我测验阐明这是由于他儿子没按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收回,可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卷铺盖了。

这期间,我观察了老麦和老崔的联系,他们之间虽说和正常的老相识没什么差异,可是总感觉老麦在处理联系上显得不自然,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瞒着他相同,不知道是不是和家人远离了他有联系,而且在他们的对话中,老崔总是提起一个名叫布莱德的人,老麦也是有意的逃避,乃至连我与他在侦查联合储蓄的举动中他也体现的很不耐烦,咱们可是要干这最大的一票了,他乃至都不能跟我直接说理解了吗?

咱们之前给德凡偷了4批车,其间拉玛还加入了进来,大概又是想找回他所谓的street-hustler的感觉吧,希望他在街区过得还算好,自从前次帮了莱斯特一件工作之后,他给了我一套好麦坞山的房子,我已经搬进去有段时间了,不用再和小姨住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最后这一批车需求我,拉玛和老崔负责运送到投放点,期间竟然遇到差人阻挠,不过到了之后我的心态简直是要炸了,那个女的律师,茉莉竟然说咱们没法拿工资,还说德凡拿咱们的钱去出资,这是在逗我吗?我仍是最好去找老麦问问吧,毕竟是他介绍的咱们。不过很奇怪,平常打麦克电话他总是很快接的,这次竟然怎么也打不通,我打电话问了莱斯特,听说麦克前段时间和崔佛去了北杨克顿,那看来老崔应该是我要找的人了。

回到了解的街区,老崔和我在小姨家门口见了面,不过不得不说老崔那次差点把我吃了,就因为我笑了他被绊了一下,当然仍是要直入重点:麦克产生了什么。据老崔所说,在北杨克顿的时分,麦克被一群中国人绑架了,不过和我幻想的不同,老崔并不打算参加解救老麦的举动,这下我愈加确信老麦和老崔之间有些对立。不过救人要紧,在莱斯特的协助下,我在一间肉食加工厂里边找到了老麦并把他从三合会手中救了出来。

把老麦送回家之后,这也是时分让他摊牌了:果然,他和老崔的对立都要追回到9年前在北杨克顿产生的工作,老麦为了能够保自己和家人全身而退出卖了他的团队,其间就包括老崔和之前说到的布莱德。

“我不指望你现在能理解,但有一天你会的,你会发现你早上醒来,你想逃离,可是你的全身已经跑不动了,你只能屈从。”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说出的这句话,还有他现在这栋空荡荡的房子,我好像也对老麦产生了些同情,一秒钟前想批判他的那些不忠诚的言语全都收了回去,他好像与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老练老练的样子截然不同,正如他们所说,“一个城市会改变你的。”,或许在这段路上,我是不是也变了呢。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5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曲折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匆促回车店。遽然,我感觉到不和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左顾右盼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动态,看来他就是Daddy了,我测验说明这是由于他儿子没准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回收,可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卷铺盖了。

后边几天,我们总算要去完成传说中的最大的一票——掠夺联合储蓄了,金库里面那4吨的金子,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亮晶晶的金块,虽然路上困难重重,但我们仍是顺利完成了转移。只不过举动完毕的时分,老麦和老崔又吵了起来,看来两人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记住老麦从前说过这一票是他和老崔好几年前就计划过的,现在总算完成了,我也曾希望过这件工作能够了结他们俩的分歧,可是现在看来并不能。GTA5辅助

又过了几天,我独自一人在家,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一打开门,是德凡。这人穿戴一身紧身运动装,摆出一份非常欠抽的样子,早就看他不爽了,他来找我并不是为了议论还钱的工作,而是要我去干掉我的人生导师——麦克。因为麦克之前在生意上给德凡制造了不少麻烦,FIB那儿呢,他们天然是觉得崔佛是个累赘,而且过于疯狂,这样我被夹在了FIB和德凡之间,更不要提还有其他那些势力也对我们虎视眈眈。我天然不可能一起杀死老崔和老麦,有必要要作出一个挑选;我开端理解了麦克的那番话了“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试图逃跑,可是你的身体抛弃了,你有必要要做出挑选。”,是的,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这种挑选,要么变节朋友,要么与全世界为敌乃至支付更大的代价。洛圣都很大,大到能让人迷失自己,我自己不就是很好的比如么,在这个金钱为王的世界里,朋友的存在何止是可贵;我感觉我也能理解拉玛的主意了,他平常并不是喜爱小打小闹,而是喜爱和朋友在一起小打小闹,那种感觉是赚了大钱都没有的,如果是他,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与全世界为敌”吧?正如他从前说过“我们体内充满着阿帕奇血缘的精力”,那正是街区生计的法则:谁欺负了你,你就要打回去,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也与全世界为敌,当一个“傻子”吧。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6

多亏了莱斯特的天才计划,我,拉玛,老麦,老崔来到南洛圣都的铸造厂,在此埋伏FIB和梅利韦瑟的大部队,这是一场大决战,我曾经说我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现在看来为朋友卖命,就算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我们最终取得了这场硬仗的胜利,是时候清算了,海因斯,三合会老大陈伟,史崔奇,德凡,All must  die!

侠盗猎车手人物传:富兰克林·克林顿——Life of a hustler插图7

这位客户住的当地还真的挺大的,费尽一番曲折我可算是进来了车库,开车匆促回车店。遽然,我感觉到不好一凉,“现在顶在你脑袋上的是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别左顾右盼的,带我到你要去的当地。”,我还听到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动态,看来他便是Daddy了,我测验阐明这是因为他儿子没按时付钱所以我才来强制收回,可是他坚持要去和西门“讲理”,我知道,这回我摊上事了。果不其然,这位白人大叔要求我开着SUV撞进车店,自己和我老板“谈谈作业”,还给了我点钱,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件作业加上之前拉玛私自顺走机车,我和他肯定是要被卷铺盖了。 那天的落日分外美丽,我们三人站在太平洋海岸上眺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海平线,我的心里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我想我这人生中好像总算做了一次正确的挑选,那种我不会懊悔的选择。洛圣都是个奇怪的当地,奇怪到我身边的朋友有傻子,中年危机患者还有个疯子,也许我便是这么能吸引奇人异士吧。至少我们现在能够回到之前的生活了,想了想德凡那种生活,虽然说大资本家能够摆出一副很拽的姿态,可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I used to say I live my life a quarter mile at a time, and you did that too, that’s why we are brothers 我们这“四傻”大概是有着共同的理想,所以才能成为好兄弟吧,这对我来说就够了。

类似文章